网飞力推,朴赞郁御用编剧操刀,它为何高开低走?
你的位置:人妻素琴后传 > 头条热搜 > 网飞力推,朴赞郁御用编剧操刀,它为何高开低走?
网飞力推,朴赞郁御用编剧操刀,它为何高开低走?
发布日期:2022-09-20 12:06    点击次数:138

韩国影视作品,素来以"敢拍"而闻名,从幼女性侵到权力腐败再到阶层固化,一直多有涉猎。

为了呼应这种"敢拍",韩剧在人设方面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逆转——

十年前,是"道德无瑕的小百花"称霸天下;十年后,是恶女、疯批女、西装暴徒、斯文败类大行其道。

不管怎么样,主人公骨子里都要掺一点"坏"。这种"坏"不但承载了角色本身的复杂性,还间接凸显了他们行动果决的"搏命"精神。

无论是裴秀智主演的《安娜》,还是李钟硕主演的《黑话律师》,它们的主人公都是深谙"搏命"精神的佼佼者。

这种暗黑人设背后隐藏着的,其实是一曲哀伤的底层叹咏调,对应了越来越固化的韩国社会:

阶层固化瓦解了社会分配的公平,剥夺了突破的可能,如果底层人不变坏、不使出小伎俩,那人们就很难实现阶层跃升。

从本质上来说,这些韩剧裹挟的精神内核,依然是《寄生虫》玩剩下的那一套。

可韩剧最出彩的地方,就在于它可以将同一个内核变幻出千万种模样,内核虽旧,但故事保鲜,并不会让人生出"新瓶装旧酒"的不耐烦。

比如,本月最惹眼的爆款韩剧《小小姐们》,就是一个不错的示例。

韩式改编,服气

POST WAVE FILM

作为 tvN 出品的秋季种子选手,《小小姐们》的班底与阵容堪称豪华:有实力编导,有话题女星,有流量配角 …… 简直就是含着金汤匙出生。

导演金希元,代表作有《命中注定我爱你》《文森佐》等;编剧郑瑞景,代表作有《亲切的金子》《小姐》《分手的决心》等。

主演方面,该剧由金高银、南志铉、朴持厚、魏嘏隽主演,全都是经过市场考验、有高分作品傍身的年轻实力派。其中,因主演《鬼怪》而大火的金高银,这两年在挑选剧本方面稳扎稳打,新作全在水准之上。

只前两集,该剧就吸引到了秋瓷炫、宋仲基前来惊喜客串。

与豪华阵容相对应的,是它的高口碑与高收视。前两集收视不俗(10.24%),稳坐同期收视冠军;豆瓣开分 8.9,旗开得胜,十分出彩。

只不过,次周更新三四集时,该剧因女主人设和底层刻画出现争议,致使该剧评分从 8.9 滑落至 8.4。

争议核心主要有两点:一点是女主人设过度开挂,要么是炒股天才、要么是美术天才;另一点是某些观众觉得女主不符合他们"预设的穷人形象",觉得她们心比天高,命比纸薄。

不过,抛开这些争议不提,《小小姐们》依然有着出类拔萃的质感,经得起细品与推敲。

《小小姐们》的剧情,一句话概括,就是:家境贫寒的三姐妹,因为一份从天而降的意外之财,被迫卷入一场对抗财阀的阴谋纷争。

就剧情来看,该剧就是一部四平八稳的韩式流水线爽剧,包含了穷人乍富、逆天改命、阴谋强权等抓马情节。

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它的故事框架,竟然改编自世界名著《小妇人》,英文译名" Little Women "。

与原著比起来,该剧从设定到剧情,都进行了彻头彻尾的大变样:将四姐妹改编为三姐妹,将善解人意的马奇太太改编为自私刻薄的亲妈形象,大大减少了婚姻爱情元素的剧情占比,用悬疑惊悚取而代之 ……

与此同时,该剧也沿用了原著的部分骨干,比如亲密无间的姐妹情谊,底层困境,女性成长等等。

虽然改编自《小妇人》,但就片头花哨的开场动画看,它在风格上似乎有意识地向美剧《致命女人》靠拢,对三位女主的个人遭遇做出交代:大姐仁珠扎进钱堆,隐喻天降横财;二姐仁京酒精成瘾;小妹仁惠擅长绘画。

故事围绕一个四口之家所展开:已经工作的大姐、二姐和正在读高二的小妹,以及不靠谱的母亲同住一个屋檐下。

早年间,因为父亲酗酒、赌博、误入传销组织,导致家中负债累累,一贫如洗。大姐仁珠(金高银 饰)和二姐仁京(南志铉 饰)年纪轻轻,就已承担起生活负累,成为家中的顶梁柱。但她们的职场生活并不如意,处处被同事排挤。

因为自己尝遍了生活的苦,所以两个姐姐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小妹仁惠(朴持厚 饰)身上,希望凭绘画天赋考入一流艺术院校的她,能过上不一样的人生。

为此,两人辛辛苦苦攒了 125 万韩元,送给小妹做修学旅行经费。没想到,这笔钱却被她们的母亲看在眼里,半夜携款私逃,美其名曰"要开启属于自己的人生"。

为了赶在周末之前给小妹筹到修学旅行的费用,大姐、二姐各出奇招,开始四下筹钱。

因为这件事,仁珠和公司前辈花英意外越走越近。花英和她一样,都是公司里的边缘人。相似的处境,让她们滋生出了同病相怜的情谊,花英不但为仁珠施以援手,还让仁珠体会到了家庭之外的温暖。

然而,这种温馨的生活没过多久,花英就离奇身亡。

花英死后,仁珠得知了两件大事:一件是华英借职务之便,盗走公司的 700 亿韩元,并给大姐留下了 20 亿现金;另一件,是前任会计香淑和花英的死状一模一样,都是生前疯狂购买奢侈品,自杀前一天整容,导致面目全非,然后留下一封遗书自杀。

这意味着,花英之死背后一定牵扯着某个重大阴谋。

仁珠发现,花英生前曾写信举报过公司申理事的贪腐问题。

结果,她刚顺藤摸瓜锁定申理事,对方就出车祸坠楼了。

申理事的车祸,像极了二姐仁京遭遇的一起受害者死亡案:仁京是一位记者,正在调查多年前发生的一起银行存款蒸发案,涉案金额高达 1400 亿韩元,涉案嫌疑人是位高权重的市长候选人朴载相,仁京重启案件,打算查明真相,结果唯一一位了解案情的受害者,却被人制造车祸暗杀灭口。

杀死花英、申理事、银行案受害者的,会不会就是朴载相?

有意思的是,朴载相的女儿刚好是小妹的同学,对方找小妹做替身画家,用小妹的画作拿到了大奖。

于是,以朴载相为轴心,三姐妹或主动、或被动地纠缠到了一起。三条线索看似毫不相干,实则相互影响。

这也意味着,三姐妹的故事线一旦汇合,《小小姐们》将开启姐妹齐心对抗政府高官、财阀家族的爽剧模式。

审美和故事,二者如何兼备

POST WAVE FILM

《小小姐们》不但保留了韩剧线索紧密、快节奏的类型特点,还在影调、构图、服化道方面,运用了大量的电影感,有着不俗的艺术表达。

随便截几个画面出来,就能看到肉眼可见的精致布局。

由于编剧郑瑞景和美术导演柳成熙都是朴赞郁的长期合作伙伴,所以《小小姐们》也呈现出了浓浓的"朴式"美学,运用了大量的故事感元素。

比如,贯穿始终的兰花意象:兰花、兰花纹身、兰花壁纸、兰花胸针兰花协会、丝绒兰花高跟鞋 …… 兰花在剧中俨然就是权势的代名词,每个杀人现场,都有妖冶兰花出现,暗指财阀阶级对生命的无情碾压。

花英曾对仁珠说,兰花也分很多种,"文心兰既卑鄙又残忍,嘉德丽雅兰则是很现实,它是盗贼公主,现在虽不起眼,然而一旦开花,就会像真正的公主一样"。

花英用嘉德丽雅兰隐喻仁珠,说她今后会有大作为,搅动上层风云。

此外,经常出现的鞋子意象,同样也饱含深意。

和《分手的决心》类似,郑瑞景也在《小小姐们》中用鞋子隐喻角色的身份变化。

仁珠穿廉价的鞋子,会被同事嫌弃,表示"我们从没有孤立你,只是身处不同世界罢了"。后来她蹬上了 Jimmy Choo 韩国限量三双的丝绒兰花高跟鞋,身份跃升不言而喻,连接待她的专柜导购,都是宋仲基这样的帅哥。

穿上昂贵的鞋子、实现阶层跃升,就可以高枕无忧地过好每一天吗?

世上当然不会有这样的好事,因为"富贵险中求",金钱总与危险相伴。

花英死时,脚上穿着一双触目惊心的红色高跟鞋,由于太久没被人发现,尸体脚踝上的皮肤已经变得青紫,将高跟鞋的颜色衬得鬼魅刺眼。

后来,仁珠深入调查花英的死因,有神秘人给她寄来了一双一模一样的高跟鞋,警告她危险已然逼近。

虽然申理事戏份不多,但郑瑞景却给他安排了丰盈的人物前史,告诉观众他是鞋匠的儿子,从底层逆袭到上层,对穿廉价鞋的女子有着变态的偏爱。

他讥讽仁珠穿廉价鞋时,镜头特意给他那双昂贵皮鞋来了一个特写。后来申理事汽车失控,冲出停车场,镜头又给他鞋子来了一个特写。

这两个特写前后呼应,显然是创作者有意为之,意在告诉观众:一双昂贵的鞋子,或许可以给人带来舒适与健康,却不能让主人一生无忧,走上平稳安全的道路。

郑瑞景擅写"恶女",她故事里的女性角色,都不是善茬。

她在《亲切的金子》里写复仇女,在《分手的决心》里写蛇蝎女,在《蝙蝠》里写出轨女,在《小姐》里写不伦恋。尽管电影里的她们都做了很邪恶的事,但观众却对她们恨不起来。

因为坏的不只是她们,还有这个缺乏公义的社会。她们变坏的前提,是逼不得已,是为了生存。

同时,映照现实,我们也会发现,观众之所以喜欢看逆袭黑化、以恶制恶的爽文桥段,还源于一种趋于极端的处事态度:

我们不再像从前那样,一味地寄希望于法理体制,以谋求正义、解决困境,而是专注于自身的蜕变与强大,追求一种手刃仇敌、绝地反击式的酣畅爽感。

福柯曾说,"疯癫不是一种自然现象,而是一种文明产物"。

推而广之,郑瑞景作品中的疯批恶女形象,并不是真的"疯"或"恶",她们只是从共通的生活经验出发,为自己裹上了一层保护色,与社会决裂。

这一次,到了《小小姐们》,郑瑞景也在剧中注入了她惯用的疯魔"恶女"人设,将自私不堪的人性欲望,尽皆剖析出来:

仁珠曾经历过一段短暂的婚姻,目的是嫁个有钱人,靠婚姻改变命运,结果遇人不淑,遇上了一个诈骗犯;三姐妹的亲妈会为了自己,带着女儿辛苦存下的钱逃之夭夭 ……除二姐仁京外,剧里出现的大部分女性角色,都不是绝对正义的人物形象。

对比原著《小妇人》,二姐仁京和小说中的乔一样,都被创作者赋予了一种极具理想主义的不屈与坚韧。作为电视台记者,仁京对自己的工作报以最大程度的忍耐,以至于连同事都看不过眼,挖苦她"你家境很贫困吗?因为你太会隐忍了"。

仁珠得到巨额财富前,剧情一直在压抑中度过。姐们们一会为筹钱而苦恼,一会又因为筹钱遭受身边人数落,分分钟低到尘埃里。

这些丧气情节,都是为三姐妹后来的逆袭做铺垫——前面有多丧,后面就有多爽。

比如,仁京从小寄养在姑婆家,养成了富人的生活习惯,会买"象征财富的冰淇淋",仁珠对这种行为非常不齿。后来仁珠一夜暴富,首先想到的,就是去超市买一大堆冰淇淋,实现"冰淇淋自由"。

不难看出,讲述过程中,《小小姐们》一直试图对底层语境做出贴合,给压抑已久的三姐妹开辟出一个重压之下的人性豁口,促成人物动机的合理化,进而达成它批判、反思的目的。

一如苏珊 · 桑塔格所说,"疾病常常被用作隐喻,来使对社会腐败或不公平的指控显得活灵活现"。

目前看来,在 9 月的新剧序列里,《小小姐们》确实是一部各方面都比较出彩的作品,有豪华的创作阵容,有环环相扣的悬疑设计,也有精巧的艺术呈现,值得我们为之继续观望期待。

作者丨夏尔



上一篇:徐克这次不拍武侠拍“幽默” 望所有香港导演一起拍部片
下一篇:没有了